您的位置:首页 >学科资源>语文>详细内容

语文

狂晕的“豹尾”
狂晕的“豹尾”

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05-06-07 21:46:58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 

狂晕的“豹尾”

我们对着苍天喊:谁能告诉我,还能写什么?

我们对着大地喊:谁能告诉我,还能说什么?

苍天在上,大地作证,我没有胡言乱语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题记

请看2005年江苏高考作文题:

我们常常用古人所说的“凤头、猪肚、豹尾”六字来谈写作,意思是开头要精彩亮丽,中间要充实丰富,结尾要响亮有力。写作固然如此,仔细想想,小到生活、学习,大到事业、人生,又何尝不是这样呢?

请以“凤头、猪肚、豹尾”为话题写一篇不少于800字文章。

一晕

假如,考生写人生如文,他该怎么写?

人生如梦,二者有着短暂、虚幻的共性;人生如戏,有着共同的舞台上演各种悲喜;人生如文,二者的共同点是什么呢?当然,为赋新词强说愁,牵强附会,找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也可以。再具体到人生的少年、青壮、老年,与文章的开头、中间、结尾,一一作比,作文之难,难于上青天。最艰难的,是如何写人生的“豹尾”——响亮有力?

并非说没有人生的“豹尾”的例子,这样的例子还是可以随手拈来的。比如,大器晚成的,老当益壮的,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,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的,这些人物,恰如星光灿烂,举不胜举。然而,写这些“豹尾”人物,有两个潜在的危险。

首先,他必须是个死人。活着的人,是不安全的。活着的人,谁也不能保证他会功德圆满,他有可能投降变节,晚节不保。他今天炙手可热,明天可能东窗事发,座上客阶下囚轮番转。比如,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主席成克杰,他也说过“想到广西还有700万人没有脱贫,我这个当主席的,是觉也睡不好呀!”诸如此类的豪言壮语,也曾做过中央电视台“东方之子”的嘉宾,谁料道后来这个“豹尾”成了鼠尾?试玉要烧三日满,辨材须待七年期。 周公恐惧流言日, 王莽谦恭未篡时 。唐代大诗人白居易早就告诫过我们。

其次,盖棺论定的,也要仔细斟酌。作为科学家的牛顿,如泰山北斗,应该没有什么争议吧?然而,晚年的牛顿开始致力于对神学的研究,他否定哲学的指导作用,虔诚地相信上帝,埋头于写以神学为题材的著作。当他遇到难以解释的天体运动时,竟提出了“神的第一推动力”的谬论。他说“上帝统治万物,我们是他的仆人而敬畏他、崇拜他”。如此说来,盖棺论定,危险依旧。

再次,说到终生不渝矢志爱国的屈原、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诸葛亮,应该是响当当的“豹尾”式人物了。可是,他们小的时候,是不是精彩亮丽,历史上或无记录,或语焉不详。有记载的,倒是做皇帝的刘邦,小时候有偷鸡模狗的不良记录。

若按少年精彩亮丽,青壮充实丰富,晚年响亮有力的标准,搜索这类人物,此“人”只应天上有,人间哪得几回闻。一个“高、大、全”式的人物,只能在幻觉中,向我们翩翩飞来,晕!

再晕

避难就易、趋利避害乃人之常态。人生如文难写,就“仔细想想,小到生活、学习,大到事业、人生,又何尝不是这样呢?”就写生活如文、学习如文、事业如文吧。仔细想想,又不对啦!生活、学习、事业,开头精彩亮丽,中间充实丰富,还可以硬着头皮写,生活、学习、事业“结尾要响亮有力”,即如“两个黄鹂鸣翠柳,一行白鹭上青天”——不知所云了。生活、事业的豹尾,叫人丈二的和尚,模不到尾巴。学习的豹尾,更加违情悖理,我们不是历来提倡过到老学到老,竞争激烈的现代社会,也需要过到老学到老,应该“学不可以已”,不应该有个尾,没有尾,哪来的“豹尾”,尾之不存,豹将焉附?——再晕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狂晕

有网友说,江苏卷有注意:1 话题包括三个方面,也可以选择其中一个或两个展开。

江苏又在重复昨天的错误。不得已,我只能把去年在杂志上,公开发表一篇《江苏作文题,飘》,跟着重复一遍:“最让人“飘”起来的,是作文提示中的“注意”:话题包括两个方面,可以只写一个方面,也可以兼写两个方面。话题包括两个方面,这绝对没有错,人人都明白。从内容看,话题中的“山”“水”,是相互依存对立统一的;从结构看,是并举对立关系型的——如同鸟的一对翅膀,人的两条腿。“可以只写一个方面”,一只翅膀如何飞翔?一条腿如何走路?话题包括两个方面,可以只写一个方面,不是自己在抽自己的嘴巴?只写一个方面,与兼写两个方面,有没有可比性?是不是实行“一文两制”,设置两个评分标准?一条腿的残疾人和两条腿的人,在同一个赛场上比赛,是不是让人感到滑稽可笑?也许,命题者已经预感到作文的难度,有意降低难度系数,但是,任何善良的愿望,都必须建筑在科学的基础之上。”

以“凤头、猪肚、豹尾”为话题,就是整体上以写作为喻,或写人生,或写生活、学习,或写事业。任何精彩的片段,在整体中才能放出光彩。离开整体的精彩,充其量是一个“大红补丁”,它是文章学里面的大忌,历来倍受诟病。为出彩而肢解,历来为人不齿。试想,如果,在大家面前,摆上一堆美人的鼻子、耳朵、眼睛、纤纤玉手,这一堆零部件,毫无生命,我们看到的只是恐怖和血淋淋,毫无美感可言。

江苏命题,想说爱你,实在是不容易。你让考生腾云驾雾,缺乏写作心理安全。你把考生打甍了打晕了。别把作文当烈酒,自我陶醉。不要再感情用事,要回归到理性。要减少象牙塔里的自恋情结,回到现实的大地上。不要漠视考生的艰难,放下你的鞭子。

【打印正文】
友情链接: